鸡西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【绿野】听雨的围城故事(传奇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4:45:06 编辑:笔名
娟儿平时为人处事态度理智大气,她的衣着时尚,谈吐文雅,逢人不笑不说话,给人的感觉和蔼可亲,又不失风度。因为工作成绩突出,单位里同事都刮目相看,上上下下都喜欢这位中年女财务会计师。丈夫听雨是单位主任,女儿婉璐活泼调皮。
六月一号是老爷子七十岁生日,听雨老早回到家里,买好一切需要的食材,一头钻进厨房。媳妇娟儿也跟进来,俩人一起忙活,互不搭腔。女儿婉璐站在厨房门口,嘴里叼着一支冰糕,默默注视着夫妻俩。
婉璐已经十六岁,正在读高一,因为离家比较近所以是走读。昨晚回家时,爸妈虽然在关着门的卧室,但低声音的争吵她听了个一清二楚。没有想到眼里幸福的家庭突然间崩塌,这对模范夫妻背后竟然埋藏着如此巨大的秘密。看着不露声色的俩人,她也决定不露声色。
听雨在炉灶前由于不断忙碌,汗水不停地流下,几个热菜马上就可以上桌。婉璐把毛巾悄无声息地举到爸爸脸前,慢慢擦拭着听雨脸上的汗水,听雨开心无比:“婉璐,知道心疼爸爸了,谢谢。”
“你不也在为爷爷忙活吗!我们都在尽孝,不过你比我付出得多。”婉璐沉沉地回答。
“你怎么不高兴?”听雨回头看一眼女儿。
“没有啊,又可以尝到你的手艺,我很高兴呢!”婉璐言不由衷地说,她想用开玩笑的口气打破尴尬的气氛。
“那就好,最后一个汤,简单的西红柿蛋花汤,马上就可以出锅了,你去告诉爷爷,生日大宴马上开始。”听雨声音里充满着高兴。娟儿在厨房一角默不作声,忙碌着要上桌的凉菜。
“爸妈,你们就是配合默契,两人一块忙活,热菜,凉菜,一点也不耽误时间。”婉璐话里有话,进家后第一次露出笑模样。
餐桌上荤素搭配,凉拌热炒,色泽鲜艳,让人垂涎欲滴。
老寿星乐呵呵就坐,一家人端起酒杯祝福不断,幸福的家庭气氛推向高潮。
多么温馨的场面。婉璐在心里慨叹,平静的水面底下是暗流涌动,不知何时就会翻起滔天巨浪,把现在的幸福搅得永无宁日。

晚风习习,路灯底下乘凉的人们谈笑风生,几个小孩子蹦蹦跳跳在玩游戏。婉璐挽着娟儿的胳膊,听雨跟在她们身后。
“爸爸,我们还可以像小时候一样,我在中间你们一边一人牵着我,奔跑在春风里,多美好的记忆。”
听雨无语,娟儿亦无语。
“你们今天怎么了?”婉璐大声喝问。她的声音几乎带着哀求。
“没什么都挺好的。”娟儿淡淡的回答,望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街灯。
“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干嘛还要骗我,昨天你们谈话内容我全都听清楚了。”婉璐蹲在地上嚎啕大哭,引得路人侧目。
听雨开始埋怨娟儿,娟儿也不示弱,俩人在争吵,越来越激烈,引得周遭的路人围观。娟儿忽地想起女儿,但此时婉璐没了踪影,他俩焦急地询问围观的人,没有人注意他们的女儿去了哪个方向,接着听到了责备声:俩人吵架也不注意,这么大的孩子正是心里不稳定的时候,大人一个劲吵架,就不怕孩子出啥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做家长的怎么可以这样在大街上吵架。
娟儿怒不可遏指着听雨的鼻子:“婉璐有什么意外,谁也不用想好过。”
“现在已经不好过了!”听雨咬着后槽牙吐出这几个字,对视几秒后俩人各奔东西,分头去找女儿。

婉璐把身子蜷缩在被子里,耳边还是父母昨晚的吵架声音。
“过不到一起就离婚,你算什么领导,到处沾花惹草,勾引新来的女职员,你不觉得可耻?”娟儿质问听雨。
“你不要胡说八道,我堂堂的主任身正不怕影子斜,为什么要勾引新职员,勾引谁了?你把话说清楚?”听雨不甘示弱怒吼着。
“你自己做下的好事,你自己知道,为什么那新来的女职员老缠着你,以为我看不见吗?”
“怪不得最近老去我公司,原来在打探我?”
“你不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吗?自己没干什么,又何必怕?”
“我是主任,她是新来的,不熟悉多问问,有错吗?”
“公司就你一个人吗?干嘛不问女同事,我看她就是存心不良,你也是有花心的念头。”娟儿再次提出疑点。
“你不要扑风捉影,孩子回来了,你要注意言语措辞。”
“自己做了,还顾及面子。”这一句可能是娟儿意识到婉璐开门的声音,降低了声音,几乎是在自语。
家里声音停止了,只有墙上的时钟还在按部就班,不紧不慢的滴答着。房间一片寂静,像要淹死人的海,令人窒息,婉璐躲进被子里呜咽。

早起的婉璐没有吃妈妈做好的早餐,她怕妈妈看出自己红肿的眼睛。而是出去吃了一小碗小馄饨。
面对自己最爱吃的小馄饨,婉璐没有了欲望,呆呆看着。
摊主的孩子已经四、五岁,整天跟在摊上,帮着洗碗端饭。看着小孩子不停的忙活,婉璐感觉自己好幸福快乐,拥有爷爷的疼爱,爸妈的娇惯,现在好了,一个幸福之家就要破裂了,还不如人家这样,虽然忙碌些,但一家人确实快乐舒心的。
看到婉璐大滴的眼泪不停掉进碗里,摊主奇怪的问:“小姑娘,那怎么了?为什么哭?”
“我,没事,沙子进眼里了。”婉璐为自己苍白辩解。
“其实谁都有不顺心的时候,看开就好了,快吃饭吧,要不然上学会晚点。”摊主一边收拾碗筷,一边安慰她。
婉璐记起今天是爷爷的生日,且看父母的表现吧。一整天婉璐的脑子都处于游离状态,被好几个老师批了,她没法辩解,老师奇怪:这个平时你说她一句,她还三句的常有理学生,今天怎么无语了呢?
婉璐想着这些,脑子里越来越乱,索性爬起来,把家里把电脑音乐声音开到最大,跟着画面在跳舞毯上乱蹦着,汗水夹带着泪水大滴大滴落在跳舞毯上,淹没在花花绿绿的缝隙间。
听雨打开门看到女儿安然无恙,悬着的心放到肚子里,娟儿还没回来,听雨不想打电话告诉她,女儿已经回家,借这个机会,整理娟儿一下,也好让她张张记性,省得没事找事干。
第二天,父女俩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,忽略了一夜未归的娟儿。

听雨所在公司不大不小,上下也有好几百人,他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地位可见一斑,巴结、迎奉他的人不在少数。娟儿嘴里提到新来的年轻女同事,上进心强,活泼好问,听雨就有些另眼相看,觉得是个难得的人才,没想到妻子听风是雨曲解自己,这近二十年的感情还抵不上几句风言风语,真真让人寒心。
听雨每天接上婉璐住在父亲家,已经一星期没回家。

高大明亮的玻璃窗被阳光晒得滚烫,蓝色的窗玻璃把太阳的热情搁在窗外,也不知娟儿的心情平复了没有,一个星期的时间应该可以冷静了。
几名穿警服的人来到公司找到听雨:“有一具女尸,需要你前去辨认。”
看着警察拿出的照片,不用辨认,听雨知道照片上的人就是娟儿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听雨看着照片,焦急的问。
“在郊外三十里的樱桃园发现的此人,自杀。死亡二十几小时。被园里干活的人发现后报了案,根据线索调查,我们怀疑是你妻子,所以找到了你。”警察道出原委。

殡仪馆里人头晃动,工作人员唏嘘:这个女人生前得多有人缘啊,这么多人来参加她的追悼会。
灵堂气氛沉闷,悲伤。婉璐哭到不省人事。
娟儿所在学校主管杂事的校长接了一个电话后找到听雨,神色异常难看,在他耳边低语:“刚刚娟儿打来电话,说是再请一个星期的假期,回来会晚些。”
听雨目瞪口呆,混乱的脑子一片空白:“不可能啊,这个躺着的人不是娟儿吗?”
校长拿出手机看着号码:“这是娟儿的电话啊,你们在搞什么名堂,唬人也不用弄出这样的动静吧?”校长气急败坏的甩手走人,望着离去的校长,其余人目瞪口呆:发生了什么情况?
听雨蹿到尸体前,仔细辨认着,忽然他看清楚,这个女人脸上鼻梁下有几颗黑痣,娟儿是没有的。
听雨抱起昏厥的婉璐:“孩子,你妈没死,这不是你妈!”
灵堂一片哗然,人们互相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?
听雨驱车一路追赶校长,在办公室里祈求校长:“麻烦校长再给娟儿打电话,问清楚她在哪里?”
听筒里传来娟儿熟悉的声音:“校长,我在娘家,就是三十里外的桃源村。”

汽车飞奔,三十里眨眼而过,一片美丽的樱桃园挡住了去路,樱桃正是成熟期,颗颗玛瑙耀人眼目,听雨顾不上欣赏美丽的景色,心急火燎直奔村子而去。
一户农家院里,娟儿抱着一位老人。婉璐冲过去抱住妈妈,热泪盈眶。
“妈妈,你吓死我们了。”
看见听雨父女,娟儿震惊,“你怎么找到这里?”
“这是哪里?这家人与你什么关系?”听雨为了证实真情,急切的追问。
“这是我女儿,你是谁?干嘛闯进我家!”老人双目圆睁,像一只老母鸡护着鸡仔,神色狐疑。
“她是我老婆,离家出走一星期了。”听雨回答。
“她是我女儿,从结婚就没长回来过。就是过年节,也只在十五前,回来看我一眼接着就走。”老人泣不成声。
“娟儿,说吧,这是怎么回事?”老人和听雨异口同声转向娟儿追问。
“我怕听雨家人嫌弃我是农村人,一直隐瞒着。”娟儿呐呐地说。
“娟儿,在火化场还有一个和你模样一样的女人,死了。”听雨快速地说出。
“啊……”随着惊叫,老人昏倒在地晕了过去。
“造孽啊,造孽……那是我妹,秀儿,她到底被蛮孩给害死了……”
听雨糊涂了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你这个没有家人的女人有了家,有了父母。还有了死去的姊妹?”
“你先不要问这些,我们先去找蛮孩问清楚秀儿的死因。”

秀儿家大铁门死死的关闭,一只藏獒看家护院,经过大半天的砸门,里面传出拖鞋的动静,门开了,蛮孩红眼睛糊满眼屎:“干什么,还让人睡觉不,真讨厌。”
他瞪大眼睛冲着娟儿:“你个败家娘们,我不就打了点麻将,输了点钱吗,你至于寻死觅活的几天不见人,有本事你别回来?”
蛮孩伸手就要抓娟儿,听雨挡住了他的手:“你想看干嘛?看清楚,这是谁?”
“她不是秀儿,秀儿没她好看。我知道,秀儿有个姐姐,可我一直没见过,现在见到了。”蛮孩上下打量娟儿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:“咋的,兴师问罪啊,以前只有一个老太婆给她撑腰,现在找到亲人了,我不会怕的,我养着她老娘这些年,我不缺理。”蛮孩开始狡辩。
“秀儿死了,你知道吗?”娟儿泪眼婆娑逼问蛮孩。
“死了,在哪里?”蛮孩怀疑的口气不相信,他的嘴张大成O型。
“现在在火化场停尸房,快去看看吧。”听雨催促。

老太太在车上抓打蛮孩,哭诉:“当时就不让秀儿跟着你,她不听,在没有啥正经像样东西的家里,只有你俩成亲,她还乐呵呵告诉我,你对她好,不让她受委屈,后来随着你的钱越挣越多,你开始变了,变得吃喝嫖赌什么也干,她就回家冲着我哭,我也打过你两次,一点作用也不起,你还是逼死了我的秀儿。……”
听雨记得,以前娟儿经常接听一个叫秀儿的电话,接电话的娟儿高兴的时间少,总是气愤的让电话那头的人离婚,听雨觉得好笑,“不就是个同事吗,再好也不至于劝人家离婚吧。”
有次听雨说完这话,娟儿冲着他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一顿臭骂,让听雨觉着不可理喻,现在想想,她们是姐妹情深,娟儿在替秀儿着急。

听雨陪着娟儿娘家人再次来到殡仪馆,费了好半天时光,才安抚好哭得死去活来的老太太和娟儿,看着傻愣愣的蛮孩,老人恨不得吃了他的心都有,一句句:还我秀儿,你还我秀儿……让人感伤。听雨和婉璐在中间劝阻,调停,最后老人同意随着听雨回到县城住一段时光。
时间是医治一切病痛的良方,听雨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失去女儿的岳母,体贴关心着失去妹妹的妻子,他知道自己该如何减弱她们的悲伤。只是自己心存疑虑,娟儿因为自己是农村人隐瞒的严严实实,连自己的亲人都一点也不透漏吗?

为了解开这个疑团,忍耐了近一月时间,听雨安排了一次只有俩人的烛光晚宴,闪耀的烛光营造出温馨的气氛,一杯红酒盛满浓浓的情意,娟儿眼睛湿润,显得有些激动。
听雨走到娟儿身后温柔的扳过妻子的臂膀,诚挚地看着妻子,期待中娟儿娓娓道出实情。
俩人谈恋爱时,为了显示自己的勤快能干,娟儿时常陪着听雨妈妈去菜市场买菜,老太太总是嫌弃农民素质低,说话粗喉咙大嗓门,斤斤计较特烦人,对农村人鄙夷不屑瞧不起,讥笑。“我可不想给儿子说个乡下人。”这句话是老太太的口头禅,心气高傲的娟儿想要说出家况,可是迫于未来婆婆的压力,娟儿慢慢也就遮瞒下来自哪里。渐渐把保护自己的假面具,当成了现实,可秀儿的电话会时不时提醒着自己,就会抽时间看母亲尽尽孝心。秀儿时常把遭遇讲给她听,什么蛮孩开始挣钱了,自家的房屋变大了,蛮孩有了相好的,蛮孩开始玩麻将赌钱了等等,通过这些娟儿提醒着自己,这也是她为何对听雨偷偷监视的原因,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秀儿想不开,自己寻了短见。娟儿满脸泪水,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。
听雨怜惜地抱紧梨花带雨的妻子,这个女人这么多年隐瞒承受许多许多,也怪自己马虎大意,只一味享受着能干的妻子给自己营造的舒适小家,没有后顾之忧的他才可以在公司工作中崭露头角,地位一路攀升。
“娟儿,我告诉你,在外边我不会弄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,你放心好了。”听雨诚心诚意。
娟儿破涕为笑,“我也是让秀儿的遭遇打击了,有些失去理智,好,我们现在开始开诚布公,坦诚相待,一定不要把话窝在心里。”
下了晚自习的婉璐开门进来,看到温馨的一幕,调皮地说:“我什么也没看到,你们继续,我再温习一会功课。”然后吐吐舌头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听雨放开妻子,两人相视会心一笑,一切冰释前嫌。
家是避风的港湾,猜忌是最大的伤害,秀儿的不幸给听雨敲了警钟,娟儿的心结解开,听雨开始摆正心态对工作,对人事关系的处理比以前更小心谨慎。

彩虹出现在风雨后,婉璐觉得现在她家的生活又回归到晴朗的天空。

共 5142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婚姻围城自成王国,王国里的人痛苦着也快乐着。这就是生活,这就是婚姻。本文主人翁听雨一家经历了婚姻中不幸的伏笔(妻子娟儿隐瞒出身、猜疑心重),矛盾的冲突和高潮(吵闹、冷战、死亡),最终“失而复得”的“囫囵”家庭,向人们娓娓道来了一个真理。那就是婚姻的奥妙在于坦诚、信任、用心经营。小说通过女儿婉璐的视角和心里路程,通过过寿、争吵、殡仪馆错位、桃源村寻亲等文字片段的展开,一部引人入胜、错综复杂的情感剧在读者心灵深处上演。那真是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”,扣人心弦,最终揭示婚姻的真谛,给人启迪警示。语言精练,小说思维熟稔。感谢支持绿野,期待精彩继续。推荐共赏!【涵心正心儿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0140625 5】
1 楼 文友: 2014-06-24 18: 7:04 问好作者,辛苦了!很优美的文字,期待佳作继续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4-06-24 19:19: 4 谢谢编辑的辛苦 敬茶 问好
2 楼 文友: 2014-06-24 18:59: 6 欣赏老师精彩作品,期待精彩继续。 您不要猜我是谁,我知道您是谁---祝你开心每一天。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4-06-24 19:20:25 谢谢来访 谢谢关注小孩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
高血脂患者的护理措施
疏通心梗最好的药物
高血脂危害有哪些症状